目前我省每年有100萬人口涌入城市,如何有效利用土地、開拓新的土地資源,成為我省城鎮化進程中亟待解決的難題。
  土地資源緊張,節約用地勢在必行
  陶善來在舒城縣開發區擁有一家現代化的童車企業,隨著企業規模越來越大,爭取新廠房的建設用地是擺在企業面前重中之重的事情。陶善來說:“現在土地指標很緊張,排隊申請的人多得很。 ”
  舒城縣國土局副局長濮志義有些無奈,按照城市用地增加和農村用地減少相掛鉤的“增減掛”政策,今年全縣只有290畝的指標。 “這遠遠不能夠滿足全縣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我們只能盡可能節約地用。”他認為,一個中等縣一年至少要2000畝的土地指標才可以滿足城鎮化快速發展的需求。
  近年來,舒城縣縣城每年要擴充近1500畝的土地,才能容納不斷涌入城區居住的人口。截至今年年底,該縣庫存土地指標全部用完。濮志義不無擔憂地說:“不知明年該怎麼辦? ”
  舒城縣用地緊張的情況不是個案,我省不少地方面臨有好項目但申請不到土地指標的“土地荒”。省政府參事、省社科院研究員孫自鐸認為,我省一些地方和開發區浪費土地的情況較多,節約用地勢在必行。
  在肥西縣桃花工業園的立恆工業廣場門前,合肥工投工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副總張大頃給記者算了筆賬:“整個廣場占地面積224畝,為標準化廠房建設,共入駐企業86家。假如每個企業都自己建造廠房,按照平均20畝計算一共需要1720畝土地。如此一項就可節約土地1400多畝。 ”
  省發改委規劃處處長何春認為,我省各地土地用量不均,土地緊張程度不一,江淮城市群的需求量遠大於其他地區。為此,可以探索通過建設用地增減掛鉤指標省內跨市流動,緩解土地使用的緊張程度,當然這需要突破一些制度上的障礙。
  提高土地使用率,讓土地價值最大化
  據有關方面介紹,我省將來的大城市大約控制在15個左右,重點發展中小城市和重點鎮,並對吸納人口多、經濟實力強的鎮,賦予同人口和經濟規模相適應的管理權。
  肥東縣長臨河鎮位於巢湖之濱,區位優勢讓該鎮一躍成為外商投資的熱土。隨著重點項目的上馬,先後有近兩千人從村落搬遷至長臨河鎮街區。“我們按照整村推進的方法,把村莊作為整體項目,預約出土地。”長臨河鎮黨委副書記牛張勇介紹,他們設想在京福高鐵長臨河站建設一個30畝的廣場,在附近建一塊40畝商業街區,用以解決近200戶拆遷戶的生計問題。 “既能充分利用土地,也圍繞旅游生態主題做文章。 ”
  “要按照促進生產空間集約高效、生活空間宜居適度、生態空間山清水秀的總體要求,形成生產、生活、生態空間的合理結構。 ”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
  在肥西縣官亭鎮回民社區,記者看到一幢幢小樓整齊排列,高低錯落,原先88個自然村的1421戶居民全部搬到新社區中居住。通過土地整理,耕地質量大幅提高,群眾居住環境也明顯改善。社區居民張書發向我們介紹:“土地整理後,我家共有10畝地,全部租了出去,一年租金7200元,我和老伴都在附近的園林公司打工,兩人收入一年25200元,再加上兒子和媳婦在外打工,一家人一年收入達到六七萬元。居住的環境也好了,再也不用走泥巴路了。 ”
  多方開拓土地資源,增加土地存量
  如果按照2020年全國人口14.5億人、城鎮化率達到60%、城鎮人口中每萬人平均占有0.7平方公里城市建設用地測算,至少需要新增126萬公頃城鎮建設用地。這麼多的用地從何處來?
  孫自鐸認為,應當盤活閑置土地,提升開發區的土地利用率。要開發未開發的土地,充分利用地丘、荒灘等土地。一些工礦城市要加大循環經濟發展,通過土地再開發獲得發展空間。
  按照“占補平衡”的土地政策,非農建設經批准占用耕地要按照“占多少,補多少”的原則,補充數量和質量相當的耕地。濮志義認為,嚴格執行這個政策是增加土地存量的好方法。 “未開發用地也可以作為城市用地的補充指標,整理出來的土地可以拿出一部分作為建設用地指標。 ”
  隨著農村進城人口的增加,我省眾多村莊留下了大量無人居住的宅基地。何春認為,這部分土地可以通過復墾,置換出建設用地指標。在執行過程中,要進一步加大“增減掛”的政策執行力度,還要探索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和吸納農村人口進入城市定居規模相掛鉤,以及和吸納外來人口進入城市定居規模相掛鉤。(見習記者夏海軍)標簽:城鎮化 農村人口 土地使用率編輯:曹飛翔  (原標題:城鎮化怎樣更有效利用土地)
創作者介紹

fishing

lj43ljbt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